同婚釋憲近在眼前,今(22)日下一代幸福聯盟邀請三位「後同志(曾經是同性戀者)分」享經歷,三位分享者都指出,許多同性戀的成因可能都來自於家庭背景或生命經歷的創傷,他們分享曾為同性戀者的經歷,但是最後都藉由信仰跟輔導之下「獲得重生」並「恢復為異性戀」,因此他們認為同性婚姻並不能解決與家庭的衝突與生命中的困惑。不過不少網友們看到,紛紛跳出來說「你們是雙性戀」「這跟同性戀能不能結婚完全無關」。

後同志代表的連雅敏表示,他的家庭有著深刻「重男輕女」的觀念,她羨慕弟弟得到家人疼愛,因此從小就告訴自己一定要當男生,在她小學一二年級時,遭受到幾位阿伯強暴,更在十歲的那一年被家裡的同性長輩性侵,使他開始以男性裝扮武裝自己,甚至準備出國進行變性手術。

連雅敏說,他的幾段同性戀情都不順利,最後她的伴侶都因為受到家庭逼婚和他分手,他在自我認同困惑下用酒精、藥物和毒品自我麻痺,藉由信仰和機構輔導的陪伴下,他才漸漸理解如果不先解決家庭內部面對同性戀成員的衝突,即便同婚立法通過,仍然無法解決同性戀者不被接納的問題,反而掀起更多家庭革命。

另外一位「後同志」戴明娟從小就認為自己應該是男生,直到長大後才知道,原來是媽媽在懷孕時,就不斷期待「這胎不要是女生」,他為了討媽媽歡心獲得認同,才自我認同為男性,但長大後的她在許多同性戀情中仍然找不到幸福,也克服不了天性的認知,最後也是透過輔導與諮商找到答案,「還好同性婚姻尚未合法,不然走到同性婚姻,我的生命就無法改變。」戴明娟說。

另外一位後同志郭大衛則說,他在國中時因為性別氣質,被同儕嘲笑排擠,說他是人妖,也曾和男性發生過親密關係。他認為,學生需要教育尊重彼此的差異特質,而非性別混淆,或引導學生進入同性戀關係」。他也希望大法官要慎思同婚對於社會價值和善良風俗的重大影響。

下一代幸福聯盟代表律師葉光洲表示,法律應傾聽人民的聲音,大法官釋憲同婚等於是讓司法菁英決定婚姻制度,但他認為不可忽視同婚後的衍生的代理孕母、去性別化所造成社會價值觀的衝擊,結婚是否為自由、人權涉及全民,婚姻制度不是同性戀者的事,不該由司法來審判,應由民意基礎的立法機關或全民決定。

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目前社會上許多有心人士要製造出「同性戀性傾向是先天因素」「性傾向不可能改變」等言論,但他們認為大法官不應以「同性戀性傾向先天與否」作為唯一考量,同性婚姻對公共利益產生之危害、兒童最佳利益之衝擊,以及對社會、教育、文化帶來的震盪亦應納入評估。下一代幸福聯盟也呼籲,同性婚姻入法與否,應還權於民,以公投決定為宜。

不過不少網友看到此則新聞,紛紛跳出來表示,這三位改變性傾向的「後同志」也有可能是「雙性戀」,網友說,「是不是自己沒發現?」,也有網友表示,他們個人的人生遭遇,和同志能不能結婚完全無關,就算跟同性結婚也還是可以離婚改跟異性結婚,根本不應該混為一談。

如何貸款買車★更多相關新聞

同婚釋憲案辯論 一分鐘看懂
同婚交叉路,專法是尊重還是歧視?
同婚釋憲的三種可能結果你不能不知!
同婚釋憲明言詞辯論 大法官昔日表態立場看這裡
四叉貓跟反同婚團體起爭執 趙曉音臉書幫聲援

作者/獨立評論
文/包正豪

個人信貸資格 ?

《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因為排除適用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上的私有地,而激起原住民社群的劇烈反彈。在凱達格蘭大道抗議的原住民權利運動支持者日益增多,也成功吸引媒體注意。

曾被蔡英文總統稱之為朋友的原住民音樂工作者及原住民權利運動者巴奈公開表示:「不會再被騙了!」隨著社會輿論壓力逐漸升高,原民會夷將拔路兒主委過去「還我土地」的主張被翻出來打臉,只好神隱;黔驢技窮的民進黨政府官員,則是開始給出荒腔走板的回應。而最可恥的是,為了遂行替財團護航的意志,政務委員張景森不惜挑撥原漢關係,試圖藉由「製造」原住民族與漢人之間的衝突,來壓制原住民族最基本的權利訴求。

?

▋曲解法律,是刻意挑起對立

原住民族對於傳統領域的主張,當前還只是主張「知情同意權」的最低標準,根本尚未要求政府及墾殖移民將所有土地歸還給原住民族,而是打落牙齒和血吞地退讓到承認「那些當初被巧取豪奪的土地」是合法的私有土地;換言之,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主張,並不影響任何法律與契約的安定性,而只希望政府能夠將「知情同意權」入法,讓受影響的原住民族人朋友能夠對於在傳統領域內,對可能會嚴重影響到原住民族生存與文化傳承的開發行為,有表達意見的機會與管道。

但張景森卻說:信用卡信用不良

「單憑族人歷史口傳的指認,就要限制剝奪現有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在政治和法律上是行不通的。」

用口說無憑、限制剝奪等聳動字眼來誤導社會大眾,使其以為原住民族的要求是在顛覆既有的法律秩序與契約安定性。此其居心可怕之一。

身為政務委員,張景森應該要知道,所謂「傳統領域開發的知情同意」,並不是針對所有一切的土地使用行為,而是法有明文規定的特指範圍。

但是張景森非要將法律曲解成:

「台灣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混居狀態十分普遍,許多傳統原住民地區的非原住民人數甚至超過原住民,而混居地區的私有地若劃入原民土地,勢必會引發非原住民族群的抗議跟對立,花東後山、桃竹苗客家山區、南投、台中、高屏地區,必然造成嚴重的民族衝突。」

可是《諮商取得原住民部落同意辦法》當中明文規定,只有11種特定開發行為,需要諮商取得原住民部落同意;而這11種特定開發行為,沒有一種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都是財團才有能力去做的。尤其當中根本不包括私人住宅的興建,完全沒有需取得部落同意問題。此危言聳聽行徑,難道不是試圖替財團護航而威脅一般民眾的行為嗎!

?

▋是不想麻煩,還是在護航財團?房屋增貸流程

張景森的挑撥,只是赤裸裸地呈現民進黨政府的虛偽,也許是基於害怕在知情同意權上面的讓步,「可能」會引起未來所有權轉移的爭議,所以釜底抽薪之計是,直接將原住民土地權利訴求撲滅於起初之際。更深層的可能理由則是為了替財團剝削原住民土地的行為護航。如張景森者流的政府官員,刻意混淆「知情同意權」和「土地所有權」,藉由散佈無知恐慌,而試圖製造原漢之間的不信任與衝突,終究希冀以群眾輿論壓力來合理化民進黨政府的護航財團行為。

這種不惜撕裂國內族群和諧,也要遂行其謀求私利的行為,竟然出自我們的政府官員,不能不說是台灣民主政治的悲哀。如果我們沉默以對,那台灣的民主政治與族群和諧將伊於胡底。

相關法規請見〈諮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參與辦法附件〉

作者為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

【延伸閱讀】台南蓋輕軌,在地居民怎麼說?

※本文由獨立評論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貸款諮詢!輕鬆貸款60萬元-跟銀行借錢

(超好貸!)很缺錢急用想找借錢管道? 渣打信用貸款利率

苗栗縣通霄鎮哪裡可以借錢 首選低利貸款專案推薦

個人信用借貸最低利息急需錢-幫你輕鬆借到30萬的方法
9A698FE0F05F68F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黃玫其

dcdi55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